相关文章

但愿青春不美丽--河南频道--人民网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lygtn.cn/

1999年9月,在新乡师专两侧长满柏松长长的柏油路上,摆放了各系的迎新台,中文系台边陪伴老生迎接新生的英俊男生就是帅,一听说是中文九九三的,帅就热情的帮忙引导,帅微笑时嘴角就翘起,身形像体育生,声音却响亮像广播员一样,那一年是1999年。

谁的青春不美丽,帅给人的印象更是如此。篮球是他的强项,防守阵前气势如龙,灵活突破却如精灵,队友有的打球随性,没耐性,帅就一板一眼得讲配合,落后得多,士气不高时,场上使劲拍手加油,突破更带劲的是他。因几分差的失利,也让他自责不已,吃饭、就寝时和队友谈起,于是,在有个别人不理解他的认真,一场比赛何必这么较真呢?这其中的个别人,当然也包括我在内。

就这样体格好、声音响亮的帅成了我们的体委,这个阳光有着双大眼睛、笑起来有点坏坏,却干啥事一板一眼到更让人印象深刻。

帅音色好,平日普通话就标准,朗诵与主持是他的爱好,但偏偏那年系里的活动没这些。于是,帅就自己想起了组织朗诵活动,一有这想法,我们都心里暗笑,“一个人你凭什么组织,又怎么组织呢?”,提出这想法后,连续三天帅都回宿舍很晚。听同宿舍同学暴说,帅白天上完课后就操心这事了,忙什么找评委啊、拉赞助啦、说服领导扩大规模啦,一项一项的计划好,就开始干了。不几天,令我们吃惊的是,活动竟然做起来了,而且是校级规模的,并且最难以置信的是,在省里有名望,这座城市籍的主持朗诵任老师也在评委名单。后来,我们才知道,为了找任老师,许帅三次去任老师的城市电视台,电视台门卫不让进就等,等不找就找楼内认得他的同事留言,终于任老师答应和帅见面,见面后随即被这个率真执着的帅小伙答应,任老师来校和中文系同学见面时,说道:“我就是被你们系那个叫帅的,较真的像一头小倔牛的小伙子叫来的,这份对朗诵的热爱,分明就是我当年上学时激情,所以,老家大学里有事,我肯定来,我一定来!”

那一次的诗歌朗诵比赛,帅没参加,由他主持。因为他燃起了火,作为他的死党,我们也纷纷参加,尽管很多波折,但幸运的我还得了个第三名。

2000年来了新生,和我们同专业的班级男生竟然寥寥无人,于是我们班男生就成了香饽饽。学校里组织了舞蹈比赛,我们班六个人被她们辅导员宋老师选中,于是,那段时间里,浪漫音乐飘起的礼堂中,操场上初开花蕾的合欢树下,长长靓影摇弋的路灯旁,就多了些青春飞扬的身姿,帅天生是文艺苗子,板直的身躯,优雅的气质,举手投足竟显专业的料,刚一开始,大家新鲜,时间久,就出现腻烦了,排练中有组合嘻嘻哈哈,漫不经心的,也有面露厌烦,提不起劲的,看到这些,帅的拧劲就上来了,召集起大家鼓劲,不厌其烦和舞蹈老师探讨工作,直接指出同学中不标准动作,踱来踱去来回看集体队形,虽然参加舞蹈队的只是个别人,但是班里同学犹记得当时的情形,记得有一次,舞蹈组合们散乱、节奏差,帅记得急的索性蹦上了操场路边石上,着急的脸涨的如红苹果,洪亮好听的声音响满整个操场,操场上训练的、溜圈的、上课的同学和老师都不禁侧目相望。“既然我们选择了这个活动,就要认真做下去,如果都懒散,都应付,不如不退出,大家加油,中文舞蹈组合加油!”刚开始舞蹈队里有还有嘻嘻哈哈,笑看帅这股可爱的认真劲全场都静默起来,自觉对自己认真起来,虽然当时大家衣服没统一,颜色各异,但舞步却开始规整,高处望去,像一朵朵五颜六色花朵旋转、变幻、然后盛开在最好年纪里,美丽的秋季里。

半个月后,一路过关斩将,学校其他系队逐渐淘汰,由帅领舞的中文系舞蹈队却成绩斐然,最终夺冠。当奖杯递到辅导员手里时,帅竟然比女生还先掉眼泪,大家高兴的抱在一起,大家围成了圈,将帅包围中间,几个要好的哥们,爱开玩笑的师妹,来回推搡着他,大声地喊着“许帅!许帅!厉害!厉害” ,被围在其中的帅,享受着这一刻,他翘起的嘴角上绽放出酒窝,大大的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,在最好的时光里,青春昂扬的声音回荡在操场,远处鸽群声声作响,在蓝天白云中变幻着方向飞向远方……

多年后,大家聚在一起,谈起那段大学时光,总提起新生班里的辅导员老师小宋,由她组织起舞蹈比赛固然记得,但由比赛促成的一对对情愫记忆却更让人忘记不得。

舞蹈比赛后,不知是小师妹们惦记上了师哥,还是师哥恋上师妹,总之,中文203男生寝室的男生们,不再勾肩搭背、三两成群的来往宿舍食堂自习室了,比赛中舞伴,新生师妹成了他们的陪伴,一对、两对…还有扯不清关系的好几对,小宋老师调侃我们的辅导员韩老师:“好吧,一场舞蹈赛,就把我们班漂亮女老师全拐跑了,你们班真厉害!”。包括帅,他身边总有一个长相精致、说话乖巧,名字叫小杨的女生来缠绕着,他们这一对,与其说是恋人,倒不如说是两个小孩玩追逐游戏,小杨对帅嘘寒问暖,送书买饭,帅总是浅浅交谈,不敢声张,好像照顾邻家小妹般,小暴是帅的死党,他对我们说:“小杨和帅并没有谈,俺宿舍里的大仑、小前实打实和师妹谈着呢?”“为什么呢?”我问。“帅这个人,太拼了,干啥事特认真,总想以后多帮助更多的人!”

小暴说到这,我心里已是明白,帅这是不想因儿女私情浪费时间,与小杨交流其实就是在读书、做事上帮助与他同乡的小师妹,而且避免她步入除了她,其他都名花有主的宿舍,由自卑产生的孤独感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一切都在成为回忆,更是在用事实验证。我们九九三毕业的前几天,小杨哭哭啼啼在203宿舍门口,虽然是啜泣,但是已然没有了她刚入校的稚气,那天帅并没有在宿舍,我们清晰的听到了小杨的声音。“帅,你们马上离开这里,离开99.3,离开203了,我理解你这几天没出现的原因,感谢你这么多些天来对我的照顾,现在我明白了,宁可坚持正确的孤独,也不可错误的随波逐流,你在里面听么,帅!”小杨在门口安静了一会儿。“如若有缘,我一定会在你将来奋斗的地方相见!”小杨声音很清脆,我们听得很清晰,这句话忘记不得。

毕业之年的夏来了,校园里飘荡着离别的气氛,校园的鱼池、路过的合欢树、长长的柏松路,甚至是校园中间的青砖绿瓦那座教学楼都显得异常亲切。忘记最后是办什么手续了,班里的同学齐刷刷的来到后面的体育楼,帅那天格外精神,穿着蓝白相间的运动衫,蓝色牛仔裤,身上佩着个当时非常先进的大相机,来回不停的给班里的同学拍照,“来,帅,给我和韩老师照一张!”“来,帮我们宿舍照一张!”。同学们依依不舍,帅一直笑着应着拍照。见帅只顾别人,韩老师走了过来:“来,让我给你们这十一个男生拍一张吧!”韩老师接过相机,我们排成一排,帅的手靠在同学满的肩膀上,有点侧身对前方,微笑仍如初见;一向口不遮掩的满反而将双手交叉住,显得特别搞笑害羞,203寝室的华恩被我们寝室的李伟将衣服扯开,两个人都咧着嘴笑,大家都微笑的望着韩老师,但有谁能想到这会是我们班男生人最齐的一张合照呢?这一年是2002年。

转眼间,已过多年,毕业各奔东西后,再回忆起,仿佛是昨天。身处其中是翩翩少年,回忆起已匆已过十四年。那时,总感觉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,总认为这样的年龄,时间又耐我何。现在回忆过往才知那时是多么弥足珍贵,有多少的事情又想去现在去做,却不能做。